设为首页  中文版  English
当前位置:首 页 > 国内外动态 > 国内动态

国内动态

楼继伟:中国已到研究宽松货币政策有序退出的时候

第十一届财新峰会于2020年11月12日-15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重建全球信任”。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出席并演讲。

谈及“各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未来走向”时,楼继伟表示,当前的全球经济大衰退转为大萧条的可能性并不大。

他解释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大部分国家都推行贸易保护和紧缩的财政货币政策,但现在各国的财政货币政策都在扩张,同时绝大多数国家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危害是清醒的,除了美国等少数国家之外,其它国家采取对等性的关税措施也是不得已的。

“我真想不到川普政府怎么会对邻居墨西哥、加拿大打关税战,人家只好反击,对欧洲也是这样”,楼继伟表示,对日本也是这样,很多国家都是不得已的,还是愿意回到基于规则的竞争合作。

其分析认为,下一步各国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都会有“三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的政策责任,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会继续扩张。

“比较艰难的是债务率高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空间在缩小,扩张的力度要把握好,干什么事情要把握好‘度’。要更多地用于保民生、保中小企业,还要防止企业和居民杠杆率抬高太多,金融业务要继续降杠杆”,楼继伟坦承,今年我国宏观杠杆率在上升,“没有办法,初期错位嘛,重要的是还要降(杠杆),特别是金融业务自身的加杠杆要降”。

楼继伟指出,目前全球债务周期和经济周期错位,债务在积累,经济远谈不上复苏,但资产价格却在高位。一旦经济复苏,过多的流动性需要收回,也有债务破灭的风险。“因此,现在就应该坚决地降杠杆,特别是金融机构自加杠杆,退出的节奏一定要掌握好,不能让经济复苏对应债务危机,经济外部性比较强的国家更要特别注意甚至需要各国沟通有所协调”,他强调。

谈及中国,楼继伟认为,已经到了研究宽松货币政策有序退出的时候。但他也说,“我只说是到了研究的时候,没说现在马上退”。

楼继伟强调,退出的节奏掌握好,必须有序退出,因此需要早研究。但就全球而言,这个议题为时尚早。


领导决策 | 研究课题 | 理事会 | 项目合作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 021-52540356  地址: 上海市新华路543号新华大厦1号楼5023、5025室
Copyright (c) International Finance Research Cent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