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中文版  English
当前位置:首 页 > 国内外动态 > 国际动态

国际动态

美俄态度冷淡,中国确认加入,新冠疫苗实施计划带动疫苗股集体大涨

中国正式加入新冠疫苗实施计划,对国内新冠疫苗研发生产有什么影响?


图片来源:pexel

10月9日早间,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复记者提问时表示,10月8日,中国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签署协议,正式加入“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这是中国秉持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履行自身承诺推动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一个重要举措。

华春莹在回复中表示,中方郑重承诺,中国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优先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尽管中国多支疫苗研发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并具备充足的生产能力,但我们还是决定加入“实施计划”,目的就是以实际行动促进疫苗公平分配,确保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同时带动更多有能力的国家加入并支持“实施计划”。通过加入“实施计划”,中方也将同有关国家加强疫苗合作。

据时代财经了解,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是由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共同提出并牵头进行的项目。该项目旨在加快新冠疫苗的开发和生产,并确保每个国家都能公平地获得新冠疫苗。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透露,COVAX目前有9种新冠候选疫苗,另还有多种疫苗在评估中,计划覆盖168个国家和经济体,涵盖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口,目标是在2021年年底前分发20亿剂新冠疫苗。


图片来源:Wind

有助疫苗数据共享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新冠疫苗成本并没有很大差距,交由国际组织协调分配,对于临床数据过硬的疫苗来说是一件好事。“如果我国的疫苗质量更好,就可以通过COVAX机制来走向世界。”

在新冠疫苗研发方面,中国一直居于领先地位。

目前全球共有9款新冠疫苗进入临床3期研究,其中4款来自中国,分别为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旗下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北京所”)、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武汉所”)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科兴生物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以及康希诺与中国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合作研发的Ad5腺病毒载体疫苗。

中国生物北京所和武汉所的两款新冠灭活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目前正在阿联酋、巴林、秘鲁摩洛哥阿根廷等10个国家开展。

根据中国生物官微消息,9月28日埃及卫生与人口部长哈莱作为志愿者到临床试验现场接种了疫苗。哈莱表示,目前中国生物在全球开展的新冠疫苗3期临床试验已有超过4万人参与,未发现一例严重不良反应。

康希诺新冠疫苗首批志愿者也已结束6个月的观察期,志愿者表示身体一切正常。

科兴生物则与巴西圣保罗州政府签署了一份价值9000万美元(约合月6.1亿元)的合同,约定最早在今年12月为圣保罗州提供4600万剂疫苗,明年将再供应1400万剂。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10月9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加入全球的疫苗计划,对于中国的疫苗研发肯定有正面影响。“一方面,可以督促中国疫苗研发进程,另一方面可以实现更多国家区域组织科技疫苗研发的共享,包括新冠相关毒株、病例情况以及相关数据的测算,进而体现中国的大国担当以及国际责任感。”

科兴生物董事长兼CEO尹卫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呼吁,希望更多的国家共享数据,共同注册,能够使疫苗快速进入市场。

美国拒绝加入“群聊”

美国和俄罗斯的新冠疫苗同样已经进入“最后一公里”。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本周四表示,美国最早可能在3月份为每个美国人提供足够的新冠肺炎疫苗剂量。阿扎尔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冠状病毒疫苗项目Warp Speed预计到今年年底将达到1亿剂,这“足以覆盖特别脆弱的群体”。

继8月11日宣布俄罗斯的“卫星-V”疫苗成为全球首款注册的新冠疫苗后,俄罗斯总统普京10月6日表示,他相信俄罗斯近期将出现第三款新冠病毒疫苗。

根据塔斯社报道,普京指出Gamaleya的疫苗已经完成注册并投入使用,目前正在开展第三阶段的试验,最近几日还将注册新西伯利亚矢量中心(Novosibirsk)的第二款疫苗。

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俄罗斯目前尚未宣布加入COVAX。

此前美国政府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加入该计划。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疫苗和治疗研究、开发和试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进,以数据和安全性为驱动,不受政府繁文缛节的束缚。”

有卫生专家表示,美国拒绝参与COVAX,意味着它将赌注押在本国疫苗研发的效力上,并鼓励其他国家也这样做,这可能导致囤积疫苗,并推高剂量疫苗的价格。

在王鹏看来,俄罗斯和美国没有加入研究行列,从各自国家利益出发也无可厚非。

“美国自从特朗普上台后,一直处在孤立主义的边缘,‘退出群聊’事件频出,对国际义务的承担较为冷漠。向全球提供公共产品,这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是不太容易实现的。而从俄罗斯角度出发,它一贯的作风就是关心自身利益范围内的事务,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王鹏说。


领导决策 | 研究课题 | 理事会 | 项目合作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 021-52540356  地址: 上海市新华路543号新华大厦1号楼5023、5025室
Copyright (c) International Finance Research Centre .